2017年4月21日星期五

神君大學的人生哲理學




            神君這裡懶覺大學,有灰常多的宿舍分部,每個宿舍分部都有各自的大型活動,而大型活動都很喜歡邀請一些馬鏟檔口來擺檔,形成一個小夜市。好玩的是,那些馬鏟檔口,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個。上個星期你在A宿舍的小夜市見到一個賣炸雞的鬍渣大叔,這星期你去B宿舍的小夜市,又會見到同一個鬍渣大叔在賣炸雞。今天某宿舍又有小夜市,神君就撩一個很飢餓的妹子(她真的很餓,早餐之後就空肚子到晚上),請我吃些夜市小食。飢餓妹子買了食物,就和神君找個地方坐下,談心事。



            神君是個極度不容易將心裡話說出來的人,因為大學這麼多人,不信好過誤信,只覺得將心裡話真正說出來是一間很危險的事情。畢竟現實生活不像這裡,這裡嘴炮一輪就拍拍屁股走人,現實裡說錯什麼話都會淪為別人把柄的。一開始聽飢餓妹子說最近的繁瑣事,覺得還好,最好在這暗黑無人處,說到傷心處,神君就一把手搭在她的肩膀安慰,之後慢慢滑下去,掀開她的……掀開她的心房。



            可是,越說越不對勁咧。飢餓妹子越說越投入,幾乎不會停下來。神君也察覺自己已成為飢餓妹子的情緒衛生棉,不過看在她請神君吃東西的份上,神君還是元神出竅,表面上很專心聽她說的東西,事實上我腦裡是思考著其他事情。飢餓妹子是一個處事能力很強的人,可是過於堅持原則,不擅長在待人處事方面spin,結果搞成樹敵越來越多。雖然神君有很多人生哲理學想要過招給她,不過神君深知和妹子談心事,她們只是要『發洩情緒』,而非『尋找解決方案』,所以神君不說多,專心聽,然後視線往下,再繼續思考要怎樣打開她心房外的那扇門。









            神君只可以說,你是什麼樣的人,什麼性格,在大學裡基本上都無所遁形,隱藏不了的。神君是個機會主義者,做什麼事情,都會衡量給自己帶來什麼利益,才決定放多少effort去做。就像神君參加活動,就是為了多認識新朋友,擴大自己的人脈。大學裡有些人參加活動,好像真的只是為了做而做,去活動像殭屍上班一樣,做做做做,做到很厲害;活動結束後就整個人消失,沒有認識到新朋友,反而還樹敵不少,我搞不懂這些人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參加活動的。真的,大學Rule No.1:做事情厲不厲害是其次,擅長與人打交道才是王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大學裡最麻煩的事情之一就是assignment。其實,只要講師讓我們自由選擇自己的組員,基本上是沒難題的。因為自己選朋友做組員,不用怕遇到有溝通障礙的豬隊友。可是,很多講師都很喜歡做一件事——擅自替我們分組。這其實還OK,最讓我們華豬學生火滾的是,講師說為了凸顯1 Malaysia,刻意安排每個小組都要有不同種族;而華人學生比例低的情況下,通常出現的情況就是——每個小組裡只有一個華人學生,其他皆清一色馬鏟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這還不夠明顯嗎?華人學生是公認功課強的學生,馬鏟是懶惰的民族,講師故意這樣把華人學生分散,放進每個馬鏟組,就是要我們去幫助馬鏟啊!每次看見講師的狗臉說1 Malaysia,事實上大學卻還維持著種族歧視的制度,害許多華人上不到大學,拿不到志願科系,神君就會很生氣,很生氣。現在你還故意分散華人學生在一起做功課的機會,要我們輔助馬鏟?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所以,神君在一個科目就做了從未做過的一件事——做豬隊友。整個小組只有神君一個華人,每當小組開會,神君不是缺席,就是裝傻,什麼懶都不做,全部丟給馬鏟組員settle。我要讓他們明白,輔助『豬』的心情是怎樣。我要讓他們知道,我考試分數可以高過他們,我presentation可以嘴炮得比他們厲害,我能力比他們高,但就是不要和他們合作做功課。結果到現在,神君從頭豬到尾,什麼都不做,而馬鏟組員竟然奇蹟般的整份報告做好了。通過這經歷,神君也理解到,大學Rule No.2Assignment避免被豬隊友靠害的最佳方法,就是自己做豬隊友。當然還要考慮很多客觀因素,比如組員不能是自己朋友(會翻臉),自己豬的當兒要確保組員無論怎樣死都會死一份像樣的報告出來(避免同歸於盡的結果)。









            元神出竅回來,發現飢餓妹子講得有點開始哽咽。神君沒有遞紙巾給她,因為月色下,她眼泛淚光的模樣很美,就像射在臉上的精液,抹掉就不好看,浪費掉了。只能說,一個人到了大學階段,性格是怎樣,惹人喜歡還是惹人討厭,基本上都是fix了,不是那麼容易改變的。神君也只能獻上小小的祝福,再繼續觀察她心房外的那扇門是手動門還是自動門。



            今天和基友出去商場逛街,見到一個超正的妹子,年齡目測15歲左右,身材發育良好,皮膚白皙,是典型的校花級正妹。可是,手,卻拖著一個頭髮邋遢的拉拉仔。這種暫時表面風光,可是過幾年中學畢業後,就離不開做修車煮食,終生沒前途的男人。基友眼睜睜望著,右手不停的捶自己雞巴,輕聲怒道:『為什麼這樣不公平!為什麼這樣不公平!』我則輕聲回應,是這樣的咯,what do you expect?




            不是嗎?我想你們每個人身邊,總有一兩個很正的美女,桃花運極旺,中學開始交過很多男朋友,可是一眼望過去,全部交過的男朋友都是低素質的。然後被壞男人欺騙後,她們就開始在面書拍照哭訴:全世界的男人都是一樣的,沒有一個是好男人!可是,前提是,為什麼當初好男人追求你時,你卻發好人卡friendzoned,轉向投奔壞男人的懷抱?每當遇見這些中出即飛的case,我只會說,這些胸大沒腦的正妹活該,they deserved it. 自己伴侶是自己選的,自己條件好卻要選個爛的,你不能怪別人。我常說,人要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價。所以神君一向來都憎恨蠢人,多過壞人。很多時候壞人替我們去教訓蠢人,反而涼快得多呢。



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