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5月11日星期四

雲頂流浪記2之人生隨想

  


            卫塞节公共假期,大學沒上課,神君收到雲頂短信有免費酒店,心血來潮又獨自跑上來避世。由於這學期的獎學金用得特別快,多幾個月神君又要Bye Malaysia,所以都自備食物,確保自己除了交通費,上到雲頂都不會花一分錢。越近深夜,就越來越多中國妹子微信本君。本君為免自己按耐不住寂寞,就趕緊開AV擼了兩下,好讓自己沒有被精蟲衝壞腦去按門鈴破財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早上起床時,只有一個感受——哇老A,睡到超爽的啊!!!找回了幾年前在這裡做打工撚時,每早起床時那『比射還要爽』的感覺。其實在雲頂過夜睡覺,換句話來說就是在山頂睡覺,試問閣下平時有多常在山頂睡覺呢?最重要的是雲頂酒店沒冷氣,完全surrounded by山頂新鮮、天然又涼爽的空氣,在這裡睡一晚真的感覺補充了好多能量。山頂空氣有別於室內冷氣,室內冷氣吹久了皮膚會有乾燥感覺,反而山頂空氣無論多冷都不會覺得dry。神君平日在大學,不是凌晨被馬鏟念經吵醒,就是一大清早被雞拜室友的鬧鐘吵醒,很少有一覺到天明的睡眠。睡醒後泡一杯從怡保帶上來的白咖啡,一流,享受程度爆燈。有時候享受人生,就是這麼簡單的事啊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距離上次短短四個月,這次到回來吹風,雲頂又upgrade了很多很多東西,規模越做越大,大呼恐怖。新賭場開放的同時,第一世界賭場又封起來進行提升工作,搞不好下次再到回來又是另一個樣了。物是人非,已夠悲哉;想不到還要物非人非,淒悲哉。神君上次的mission,就是在沒租酒店的情況下過夜生存;這次的mission,就是除了交通費,上到來雲頂一分錢也不花。所以神君大概只是在新賭場裡參觀超豪華的設計,看很正的荷官妹子,還有觀察每個賭局遊戲,為自己成為馬國Dan Bilzerian鋪路。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上次說過了,賭場裡完全找不到時鐘,和日夜不變的燈光效應,是故意讓賭徒賭到不分晝夜,陷入紙醉金迷的世界裡。賭場擺設設計也是,它不會無端端在賭桌上設計一個大籠子,也不會無端端在天花板LED播放竹林的畫面,一切都是對賭場有benefit的風水陣。而賭場之大,令神君一而再再而三迷路,不得不問正妹荷官出處在哪兒。講真,在賭場迷路是一件蠻恐怖的事情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在這裡會看到很多很正的妹子、姐姐,穿著又辣,神君也發現多數是本地人,好奇平時這些妹子都躲去哪裡了?還是這些妹子只是在『旅行』時,會特別打扮、化妝、穿美美,所以才有這種錯覺?想起大學的中國朋友和本君說過,馬國華人妹子的身材,比起中國妹子會相對比較均勻。而昨天排隊搭纜車時,發生了這樣的事情:




神君在隊伍中,被夾在四個中國大媽之間,兩前兩後,神君正正中間。


大媽A:喂等下我們上纜車要四個一起啊!

大媽B:啊可是我們中間夾著個帥哥啊!


神君紳士微笑:沒關係,我可以讓你們先。


大媽C:哎呀,你竟然會說華語啊!


神君繼續紳士微笑:是的,我是華人。


大媽D:啊你也是來旅遊的啊


神君保持紳士微笑:對。呃……我是本地人,馬來西亞華人。


大媽B:啊這不就是我——們的中國人嘛!


神君維持紳士微笑:……


大媽A:啊纜車來了!來快快上!




            結果神君就在詞窮的情況下被四個中國大媽拋棄了,還來不及問,可以把小鮮肉帶回去中國包養嗎?



    結果,換來和三個日本中年男人坐同一個纜車。


    我不懂這三個日本人是吃過什麼野味來,整個纜車都有一種特別奇怪的口氣。還好我不是typical上了年紀的馬國華豬,不然看到日本人,想起日本鬼仔在二戰時期對中國人幹下的種種獸性,還有馬國三年零八個月對華人的凌辱,大中華民族主義上腦,在纜車裡和三個日本中年男人打起來,然後整個纜車搖搖晃晃掉下來,一鍋熟就不好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想起香港才子陶傑,也是喜歡時不時自己一個人到英國等歐洲國家,享受優等文明國家的文化,坐在有格調的咖啡廳裡寫文章,或到大自然之處寫生。神君覺得,若你對旅行的定義是追求心靈自由,mind-peace,那一個人旅行是最好的選擇。啊不然你要跟旅行團?一群人吵吵鬧鬧的被導遊帶來帶去,買了一大堆當地土產品然後回到原地?一些人看到神君獨身一人上雲頂避世,會說,怎麼這麼可憐一個人啊。神君暗笑,這些人整天三五成群,去哪裡都一群人走在一起,也只不過是害怕孤獨,想通過人群來掩飾罷了。如果連孤獨也駕馭不了,休想成大事。




神君在此處,面對被雲霄環繞的山景,寫下此博文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其實每次上來雲頂,都會看到很多中國人,不禁感嘆,雲頂賭場是為馬國經濟和旅遊業帶來多大的衝擊啊。想當年林老帶著他的團隊,在這本來就是一片樹林的山上,一步一步開擴發展,到今天聞名世界的賭場,不得不佩服那年代,那些神人的毅力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想起一年前神君在怡保吃早餐時,和一個白髮老人搭桌。喝著白咖啡,無端端就和白髮老人聊起來了。白髮老人突然拋出一句:『年輕人,我看你的面相,你不是普通人。你是一個很聰明的人,以後一定能成大事。』語畢,另一個禿頭老人,看似是白髮老人的朋友坐了下來。禿頭老人說他以前是承辦怡保老店的建築,所以現在每個月單靠收租,就可以自己吃自己,不用靠兒女送錢。可是他突然拋出一句:『我的兒子是雲頂總裁,月入七百萬!』神君當下嚇了一跳,雲頂總裁嘛不是林老兒子?



            禿頭老人說他兒子當年修讀工商管理,畢業後就上雲頂做打工撚,之後因為能幹的關係,越做越大,現在當上了總裁。神君目測,此禿頭老人不像說謊,覺得可能他兒子真的是在雲頂擔任高層,只是他不懂得職位稱號,亂亂講個總裁。不過月入七百萬,以打工撚的身份,有可能做到嗎?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雲頂之所以能如此成功,原因只有一個——這地方由華人發展起來。你試想下,如果這地方由馬鏟接管,會發生什麼事?回教禁止賭博,可能賭場要立刻關閉,整個雲頂只剩下屁孩玩的遊樂場。好啦,可能上蒼開恩,賭場得以繼續運作,不過荷官可能又要遵守『他們的』衣著標準,荷官妹子皆不能穿緊身裙,要穿長褲。誒,說不定遠來賭博的中國妹子,穿短褲也不能進呢。還有酒和豬肉,應該會在雲頂ban到完。還有還有那些告示牌,為了維護馬來語作為國語地位,應該要一律換上馬來文,讓一大堆中國遊客分不清方向。嘻嘻嘻嘻,馬鏟沒進過賭場,沒看過賭場規模之大,是不可能真正了解到雲頂賭場為馬國旅遊業造成的impact



            昨晚在某酒店門口,看到一輛寶馬駛來,駕駛座窗口轉下,是一個年輕人。瞄到年輕人旁邊有一雙腿在翹著,再深入點看,哇,超正的妹子。很多人生常態,神君早就領悟了。人生最悲劇的,就是窮其一生,都不知道自己要追求什麼。按照社會設下的方程式,大學畢業做打工撚,多幾年找個合得來的人啪啪啪結婚,結果下半輩子為屁孩的幼稚園、小學、中學、大學、找工作而操心。這是一個不停循環的rat race,而神君覺得rat race的人生是極其悲劇的,根本就是浪費人生。然,大學裡很多人都在為考取4.0而埋頭苦讀,整個大學生活都圍繞在讀書、考試;神君唯能暗笑、嘆笑、傲笑,舉起茶杯,在面前撒下,祭這些人從未活過的人生。






2017年5月3日星期三

關於Money Game




            前幾天神君回山城老家躲避塵世,躺在客廳私信撩妹子,娘親看著電視新聞,突然問我:『你懂最近一直講的李宗聖是什麼事嗎?』神君愣了一下,問娘親,money game,金錢遊戲,你真的不懂?娘親搖頭,神君心裡深吸一口氣,從MG榨錢系統到包裝手法,一一解釋給娘親聽,直到她完全明白為止。娘親聽後恍然大悟,又和神君講,某身為退休老師的親戚,似乎有和李宗聖搞上,燒傷了。



            我當下就很大反應,WTF???那親戚是老師,而且還是已經退休了的,別告訴我她連MG這些簡單的榨錢手法也不懂?頭頂無數個五雷轟頂的同時,想起神君在以前中學時,也是差點涉入MG的陷阱。只記得當初讀了蘿蔔頭的《富爸爸,窮爸爸》,之後自己又假厲害,什麼撚都不會就想學人投資。當時有朋友出國旅行,要用馬幣換美金,去到錢幣兌換所時,發現原來匯率(currency)是起起跌跌的,當下就想:如果我趁馬幣價值高時,換去美金;再等馬幣價值跌時,用美金換回馬幣,我豈不是能通過這方式賺錢?當時又回去上網找了很多關於外匯的資料,但看了很多都不是很懂。







            然後聽聞某朋友炒外匯賺錢,神君就找他,想知道多點關於這方面的知識。結果朋友卻告訴神君,他是將錢交給某外匯公司『投資』,由他們專業的人士替我們炒,炒到了我們就有利息拿。那時還邀請神君去該公司的講座,結果由於神君懶惰的關係,就沒去了,應該也因此令當初無知的小神君逃過了一劫。現在看到一群屁民被李宗聖燒傷,心裡嘲笑這群傻嗨的同時,猛然想起自己年輕時也差點做傻嗨。每個人年輕時都有柒頭的時候,而神君不隱瞞過去的柒頭,那樣才能成為借鑒,讓自己以後更加醒目。



            也感嘆,像我娘親教育程度不高,沒上網,每天看新聞但只看得懂油價起跌,如果有一個很信得過的親戚走過來說,和我一起投資,你看我前幾個月投資RM1000,這個月就回本了……真的,對MG知識一竅不通的人,真的很容易會上當。玩MG的只有兩種人——一種是真的以為是投資,因無知而被燒傷的;另一種是明知道這是陷阱,但想通過這遊戲賺錢,趁崩盤之前抽身,那就功成身退。神君一直想,那只燒傷的親戚老師(真的,老師哦,facepalm)不懂是哪一類人?如果是前者,那就實在太恐怖。身為老師,教屁孩教了幾十年退休了,竟然連基本的MG陷阱都不知?老師無知到這樣不可怕嗎?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據說被李宗聖燒傷的大部分都是檳城人,而且絕大部分是華人。其實從另一個角度來看,這是很悲觀的,因為馬國華人被政府歧視,要當自強,就四處尋找賺錢的機會,結果傷上加傷,家裡錢本來就不多了,又被坑了一筆。看到不少檳城人,見到火箭討伐李宗聖,老羞成怒,紛紛怒吼『火箭關你什麼事?1MDB又不見你去差?』『你看著,下屆大選讓你輸』就寒意湧上心頭,感嘆華豬和馬鏟都是同一個款的,不理大是大非,只看自身的小利益,都是養不熟的。嘻嘻嘻,之前火箭粉還一直講檳城選民明智,東馬選民愚蠢云云。自己倒自己米,你覺得東馬選民看到你們醬子罵他們蠢,他們還會投票給你?








            很多人罵張健李宗聖騙錢,心安嗎,等報應啦bla bla bla;你們不檢討下自己,馬國沒愚民市場的話,MG公司會一直開,而且還不停的東山再起?神君一直覺得,MG也只是一種賺錢的方法,而且手法很高超。你說MG騙錢,其實也要你甘願受騙,騙者才會成功。你去買一粒蘋果,蘋果本價RM1,商家卻告訴你,這是海底蘋果,世間稀少,叫價RM20,你買下,該商家也是騙錢的一種。重點是,也要你心甘情願掏錢出來,人家才能騙你。就像情侶啪啪啪,大家心甘情願,你被男的中出即飛,心不甘願到回頭去告他強姦,那就是你不對了。要怪就怪你蠢,當初又沒人逼你和他啪啪啪,人是要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價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人是要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價,神君常把這句話掛在嘴邊。在神君的字典裡,對和錯是不重要的。你說李宗聖騙錢是錯的,可是結果怎樣?被騙的是你,道理在你這邊,你喊得再兇,抱著一大堆錢逍遙過活的還是李宗聖,吃虧的還是你。對錯重要,還是醒不醒目重要?當神君將這思想散播給朋友,朋友問,萬一你因自己的愚蠢被人佔便宜怎麼辦?神君說,那就是我要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價啊,這樣才能讓自己更加警惕。你必須堅信,這世界是沒有報應這回事,法庭是無法讓你討回公道(你被殺,法庭判殺人犯死刑,可是你已經死掉料,討回什麼撚公道?same goes to 強姦,發生就是發生料,根本沒有『討回公道』這回事)我們唯一能做的,就是避免自己被害。為了生存,有時必須要害人才能避免自己被害,那也是逼不得已的事。



    最近不懂做莫,感覺對大過自己的姐姐級妹子有種特別的情意結。感覺上姐姐級的妹子,思想都比較成熟,已經過了『需要被調戲』的年齡,不太會有公主病,或鬧一大堆莫名其妙的傻嗨脾氣。以前有種想法,找妹子要找年紀相同或小過自己的,現在感覺上沒了這個barrier,豁然開朗,其實姐姐級妹子也很好,可以反過來呵護神君脆弱的小小心靈。突然間,世界似乎變得很大,是時候去hunt學姐市場了。
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2017年4月21日星期五

神君大學的人生哲理學




            神君這裡懶覺大學,有灰常多的宿舍分部,每個宿舍分部都有各自的大型活動,而大型活動都很喜歡邀請一些馬鏟檔口來擺檔,形成一個小夜市。好玩的是,那些馬鏟檔口,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個。上個星期你在A宿舍的小夜市見到一個賣炸雞的鬍渣大叔,這星期你去B宿舍的小夜市,又會見到同一個鬍渣大叔在賣炸雞。今天某宿舍又有小夜市,神君就撩一個很飢餓的妹子(她真的很餓,早餐之後就空肚子到晚上),請我吃些夜市小食。飢餓妹子買了食物,就和神君找個地方坐下,談心事。



            神君是個極度不容易將心裡話說出來的人,因為大學這麼多人,不信好過誤信,只覺得將心裡話真正說出來是一間很危險的事情。畢竟現實生活不像這裡,這裡嘴炮一輪就拍拍屁股走人,現實裡說錯什麼話都會淪為別人把柄的。一開始聽飢餓妹子說最近的繁瑣事,覺得還好,最好在這暗黑無人處,說到傷心處,神君就一把手搭在她的肩膀安慰,之後慢慢滑下去,掀開她的……掀開她的心房。



            可是,越說越不對勁咧。飢餓妹子越說越投入,幾乎不會停下來。神君也察覺自己已成為飢餓妹子的情緒衛生棉,不過看在她請神君吃東西的份上,神君還是元神出竅,表面上很專心聽她說的東西,事實上我腦裡是思考著其他事情。飢餓妹子是一個處事能力很強的人,可是過於堅持原則,不擅長在待人處事方面spin,結果搞成樹敵越來越多。雖然神君有很多人生哲理學想要過招給她,不過神君深知和妹子談心事,她們只是要『發洩情緒』,而非『尋找解決方案』,所以神君不說多,專心聽,然後視線往下,再繼續思考要怎樣打開她心房外的那扇門。









            神君只可以說,你是什麼樣的人,什麼性格,在大學裡基本上都無所遁形,隱藏不了的。神君是個機會主義者,做什麼事情,都會衡量給自己帶來什麼利益,才決定放多少effort去做。就像神君參加活動,就是為了多認識新朋友,擴大自己的人脈。大學裡有些人參加活動,好像真的只是為了做而做,去活動像殭屍上班一樣,做做做做,做到很厲害;活動結束後就整個人消失,沒有認識到新朋友,反而還樹敵不少,我搞不懂這些人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參加活動的。真的,大學Rule No.1:做事情厲不厲害是其次,擅長與人打交道才是王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大學裡最麻煩的事情之一就是assignment。其實,只要講師讓我們自由選擇自己的組員,基本上是沒難題的。因為自己選朋友做組員,不用怕遇到有溝通障礙的豬隊友。可是,很多講師都很喜歡做一件事——擅自替我們分組。這其實還OK,最讓我們華豬學生火滾的是,講師說為了凸顯1 Malaysia,刻意安排每個小組都要有不同種族;而華人學生比例低的情況下,通常出現的情況就是——每個小組裡只有一個華人學生,其他皆清一色馬鏟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這還不夠明顯嗎?華人學生是公認功課強的學生,馬鏟是懶惰的民族,講師故意這樣把華人學生分散,放進每個馬鏟組,就是要我們去幫助馬鏟啊!每次看見講師的狗臉說1 Malaysia,事實上大學卻還維持著種族歧視的制度,害許多華人上不到大學,拿不到志願科系,神君就會很生氣,很生氣。現在你還故意分散華人學生在一起做功課的機會,要我們輔助馬鏟?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所以,神君在一個科目就做了從未做過的一件事——做豬隊友。整個小組只有神君一個華人,每當小組開會,神君不是缺席,就是裝傻,什麼懶都不做,全部丟給馬鏟組員settle。我要讓他們明白,輔助『豬』的心情是怎樣。我要讓他們知道,我考試分數可以高過他們,我presentation可以嘴炮得比他們厲害,我能力比他們高,但就是不要和他們合作做功課。結果到現在,神君從頭豬到尾,什麼都不做,而馬鏟組員竟然奇蹟般的整份報告做好了。通過這經歷,神君也理解到,大學Rule No.2Assignment避免被豬隊友靠害的最佳方法,就是自己做豬隊友。當然還要考慮很多客觀因素,比如組員不能是自己朋友(會翻臉),自己豬的當兒要確保組員無論怎樣死都會死一份像樣的報告出來(避免同歸於盡的結果)。









            元神出竅回來,發現飢餓妹子講得有點開始哽咽。神君沒有遞紙巾給她,因為月色下,她眼泛淚光的模樣很美,就像射在臉上的精液,抹掉就不好看,浪費掉了。只能說,一個人到了大學階段,性格是怎樣,惹人喜歡還是惹人討厭,基本上都是fix了,不是那麼容易改變的。神君也只能獻上小小的祝福,再繼續觀察她心房外的那扇門是手動門還是自動門。



            今天和基友出去商場逛街,見到一個超正的妹子,年齡目測15歲左右,身材發育良好,皮膚白皙,是典型的校花級正妹。可是,手,卻拖著一個頭髮邋遢的拉拉仔。這種暫時表面風光,可是過幾年中學畢業後,就離不開做修車煮食,終生沒前途的男人。基友眼睜睜望著,右手不停的捶自己雞巴,輕聲怒道:『為什麼這樣不公平!為什麼這樣不公平!』我則輕聲回應,是這樣的咯,what do you expect?




            不是嗎?我想你們每個人身邊,總有一兩個很正的美女,桃花運極旺,中學開始交過很多男朋友,可是一眼望過去,全部交過的男朋友都是低素質的。然後被壞男人欺騙後,她們就開始在面書拍照哭訴:全世界的男人都是一樣的,沒有一個是好男人!可是,前提是,為什麼當初好男人追求你時,你卻發好人卡friendzoned,轉向投奔壞男人的懷抱?每當遇見這些中出即飛的case,我只會說,這些胸大沒腦的正妹活該,they deserved it. 自己伴侶是自己選的,自己條件好卻要選個爛的,你不能怪別人。我常說,人要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價。所以神君一向來都憎恨蠢人,多過壞人。很多時候壞人替我們去教訓蠢人,反而涼快得多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