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4月21日星期五

神君大學的人生哲理學




            神君這裡懶覺大學,有灰常多的宿舍分部,每個宿舍分部都有各自的大型活動,而大型活動都很喜歡邀請一些馬鏟檔口來擺檔,形成一個小夜市。好玩的是,那些馬鏟檔口,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個。上個星期你在A宿舍的小夜市見到一個賣炸雞的鬍渣大叔,這星期你去B宿舍的小夜市,又會見到同一個鬍渣大叔在賣炸雞。今天某宿舍又有小夜市,神君就撩一個很飢餓的妹子(她真的很餓,早餐之後就空肚子到晚上),請我吃些夜市小食。飢餓妹子買了食物,就和神君找個地方坐下,談心事。



            神君是個極度不容易將心裡話說出來的人,因為大學這麼多人,不信好過誤信,只覺得將心裡話真正說出來是一間很危險的事情。畢竟現實生活不像這裡,這裡嘴炮一輪就拍拍屁股走人,現實裡說錯什麼話都會淪為別人把柄的。一開始聽飢餓妹子說最近的繁瑣事,覺得還好,最好在這暗黑無人處,說到傷心處,神君就一把手搭在她的肩膀安慰,之後慢慢滑下去,掀開她的……掀開她的心房。



            可是,越說越不對勁咧。飢餓妹子越說越投入,幾乎不會停下來。神君也察覺自己已成為飢餓妹子的情緒衛生棉,不過看在她請神君吃東西的份上,神君還是元神出竅,表面上很專心聽她說的東西,事實上我腦裡是思考著其他事情。飢餓妹子是一個處事能力很強的人,可是過於堅持原則,不擅長在待人處事方面spin,結果搞成樹敵越來越多。雖然神君有很多人生哲理學想要過招給她,不過神君深知和妹子談心事,她們只是要『發洩情緒』,而非『尋找解決方案』,所以神君不說多,專心聽,然後視線往下,再繼續思考要怎樣打開她心房外的那扇門。









            神君只可以說,你是什麼樣的人,什麼性格,在大學裡基本上都無所遁形,隱藏不了的。神君是個機會主義者,做什麼事情,都會衡量給自己帶來什麼利益,才決定放多少effort去做。就像神君參加活動,就是為了多認識新朋友,擴大自己的人脈。大學裡有些人參加活動,好像真的只是為了做而做,去活動像殭屍上班一樣,做做做做,做到很厲害;活動結束後就整個人消失,沒有認識到新朋友,反而還樹敵不少,我搞不懂這些人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參加活動的。真的,大學Rule No.1:做事情厲不厲害是其次,擅長與人打交道才是王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大學裡最麻煩的事情之一就是assignment。其實,只要講師讓我們自由選擇自己的組員,基本上是沒難題的。因為自己選朋友做組員,不用怕遇到有溝通障礙的豬隊友。可是,很多講師都很喜歡做一件事——擅自替我們分組。這其實還OK,最讓我們華豬學生火滾的是,講師說為了凸顯1 Malaysia,刻意安排每個小組都要有不同種族;而華人學生比例低的情況下,通常出現的情況就是——每個小組裡只有一個華人學生,其他皆清一色馬鏟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這還不夠明顯嗎?華人學生是公認功課強的學生,馬鏟是懶惰的民族,講師故意這樣把華人學生分散,放進每個馬鏟組,就是要我們去幫助馬鏟啊!每次看見講師的狗臉說1 Malaysia,事實上大學卻還維持著種族歧視的制度,害許多華人上不到大學,拿不到志願科系,神君就會很生氣,很生氣。現在你還故意分散華人學生在一起做功課的機會,要我們輔助馬鏟?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所以,神君在一個科目就做了從未做過的一件事——做豬隊友。整個小組只有神君一個華人,每當小組開會,神君不是缺席,就是裝傻,什麼懶都不做,全部丟給馬鏟組員settle。我要讓他們明白,輔助『豬』的心情是怎樣。我要讓他們知道,我考試分數可以高過他們,我presentation可以嘴炮得比他們厲害,我能力比他們高,但就是不要和他們合作做功課。結果到現在,神君從頭豬到尾,什麼都不做,而馬鏟組員竟然奇蹟般的整份報告做好了。通過這經歷,神君也理解到,大學Rule No.2Assignment避免被豬隊友靠害的最佳方法,就是自己做豬隊友。當然還要考慮很多客觀因素,比如組員不能是自己朋友(會翻臉),自己豬的當兒要確保組員無論怎樣死都會死一份像樣的報告出來(避免同歸於盡的結果)。









            元神出竅回來,發現飢餓妹子講得有點開始哽咽。神君沒有遞紙巾給她,因為月色下,她眼泛淚光的模樣很美,就像射在臉上的精液,抹掉就不好看,浪費掉了。只能說,一個人到了大學階段,性格是怎樣,惹人喜歡還是惹人討厭,基本上都是fix了,不是那麼容易改變的。神君也只能獻上小小的祝福,再繼續觀察她心房外的那扇門是手動門還是自動門。



            今天和基友出去商場逛街,見到一個超正的妹子,年齡目測15歲左右,身材發育良好,皮膚白皙,是典型的校花級正妹。可是,手,卻拖著一個頭髮邋遢的拉拉仔。這種暫時表面風光,可是過幾年中學畢業後,就離不開做修車煮食,終生沒前途的男人。基友眼睜睜望著,右手不停的捶自己雞巴,輕聲怒道:『為什麼這樣不公平!為什麼這樣不公平!』我則輕聲回應,是這樣的咯,what do you expect?




            不是嗎?我想你們每個人身邊,總有一兩個很正的美女,桃花運極旺,中學開始交過很多男朋友,可是一眼望過去,全部交過的男朋友都是低素質的。然後被壞男人欺騙後,她們就開始在面書拍照哭訴:全世界的男人都是一樣的,沒有一個是好男人!可是,前提是,為什麼當初好男人追求你時,你卻發好人卡friendzoned,轉向投奔壞男人的懷抱?每當遇見這些中出即飛的case,我只會說,這些胸大沒腦的正妹活該,they deserved it. 自己伴侶是自己選的,自己條件好卻要選個爛的,你不能怪別人。我常說,人要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價。所以神君一向來都憎恨蠢人,多過壞人。很多時候壞人替我們去教訓蠢人,反而涼快得多呢。





2017年4月20日星期四

雨一直下




            自從神君在面書page停止寫政治評論後,開闊讀者市場計劃告停,理應是很難有新讀者加入神君樣的天下的。可是,神君那篇《關於中六》大紅,影響了上萬的準中六生,吸引到留台碩士生越洋採訪,如今谷歌『中六』一詞,我的那篇博文更是出現在first page。所以即使過了幾年,本君那篇博文還是陸續有新讀者登錄,所以基本上我是已經build了一個管道,不用再每天扛水桶,水會自然流進來。很多還問pm本君問很多關於中六的問題。本君在那篇博文末端已說過,只layan正妹;而pm者皆不是正妹,所以一律不受理。神君在大學都忙著吃妹,思考未來人生道路,醬得空理你們這班中六豬?



            神君對男女關係心理學的研究,已經從現代兩性心理學鑽研到達爾文的人類進化論,覺得很多兩性之前的心理和現象,都是又古代人類本性演化出來的。很多人會心想,屌,研究什麼懶兩性關係啦,講到好像很沒有研究的價值醬。事實上,很多事情和現象都和性能量有關的。人類不停繁衍,防止絕種,就和性能量有關。男人在世界上不斷征服高峰,無論是叱詫風雲的政治領袖,還是屌女無數的土豪富翁,都和性能量有關。記得某數據顯示過,色情網頁是全網絡最多的網頁種類,而每天瀏覽A片網的人數更是不在話下。性,根本就是充斥在生活中,無處不在,只是我們的道德價值觀刻意將之壓抑下來,似乎對性絕口不提就會顯得特別高尚。



            達爾文的人類進化論可以解釋很多現代的男女心理現象。比如妹子會比較喜歡高大的男生,因為古代部落領袖通常都是高大威猛,打敗所有對手才贏得美人歸,而這基因還繼續流傳在現代妹子身裡。吶,長得高的毒撚,就要好好運用自己的先天優勢啦。有讀者寫書說過,他發現到男人在屌女時,尤其是在衝刺時,其實是有隱藏的憤怒情緒的出現。他表示大家可以在看AV時,注意看男優的表情,可以觀察出憤怒的情緒表現。神君一直認為,性能量其實可以是很暗黑的東西。你看AV裡的凌辱片、SM片、一男對十女,這些都是男人心裡的夢想世界。也就是說,如果有另一個平行時空,道德倫理不存在,沒有法律制裁,普世價值觀的偏移,父權極端的世界,說不定,AV裡的情節會在現實世界實實在在的上演。事實上,古代部落的時代,人類都是通過強暴而繼續繁衍的。









            說到男人屌女時的憤怒情緒,讓神君想起男人啪啪啪時很喜歡的一個動作——咬妹子的頸。一般專家表示,頸項是人體屬於比較弱的部位,一般人平常都會防禦,是為敏感部位之一,所以啪啪啪時無論舔或咬,都會有達到性興奮之功效。可是神君卻想到另一個點。兇猛的動物如獅子、老虎,它們在追捕獵物目標時(比如說,羊),它們一抓到機會,第一個aim要咬的的部位是羊的頸項。因為只要死死咬住羊的頸項這個致命部位,必死無疑。而男女啪啪啪,男人下意識的往女方頸項咬去,不懂是不是和幾萬年前動物的『獵食』基因有關?



            神君在上大學後,見了很多人和事情,看東西的角度很多時候都不同了。最近不懂做莫想起了本國第一大報的主筆鄭某。還記得童年時他是我的偶像,PRU13之後就對他嗤之以鼻。現在長大了回想起來,其實當時我在鄙視他什麼?WTF,我當時其實就只是在鄙視他一直寫文章shoot民聯的立場?我記得以前就對我自己說了,我們應該要針對作者文章的論點分析,而不是專注在攻擊作者的立場。那時候,我理性告訴我應該要這樣做,可是感性上做不到。只可以說PRU13,那段青春歲月,情緒被煽動得太恐怖。我還記得,PRU13後,鄭某不停的抨擊火箭在回教黨不斷嘗試提出回教法,卻還繼續維持聯盟的合作關係。結果全部箭粉就一窩蜂罵鄭某國陣走狗,受雞哥狗糧,完全沒人專注去分析文章的point可是,就算你不認同鄭某的政治立場,也要認真思考文章裡的論點。



            過了幾年,現在回教黨在355法案玩來玩去,將馬國推入回教化的初衷沒有改變,而我看到鄭某最近的專欄裡,同樣是在抨擊回教黨,分析全國非穆斯林在這不利的政治氛圍的未來。反而火箭,毫無原則,spin了又spin,出賣華社,越來越柒。乍看之下,好像回教黨比火箭還有原則?就如前陣子鬧得轟烈的MP議員『先姦後娶』風波,事實是,MP議員當時是在引用回教法律,來解釋例子。也就是說,那一切都不是他的個人看法,而是確確實實存在的回教法下,可以發生的事情。而且他所謂的強姦,是『法定強姦』,也就是男女雙方心甘情願下啪啪啪,可是因為法律16歲以下而被定罪,和霸王硬上弓的『刑事強姦』是完全兩回事。重申一次,他是在引用回教法律,而非提出個人看法。所以他說媒體扭曲原意,我贊成,這次我站在MP議員這邊,因為事實卻是如此。



           媒體含柒,故意打誤導性標題製造風波博點擊率,網民腦殘不思考容易被煽動,這些都是馬國常態。讓神君真正心寒的,是火箭議員的所作所為。當時在國會裡,MP發表『先姦後娶』時,火箭議員都在場,應該都比我們這些看報紙的更清楚,MP是在引用法律,而非發表個人意見。可是事後,他們為了抹黑對手,卻加入討伐行列,不停的shoot MP。真心覺得MP很可憐。何況,如剛才所說,在回教法庭下,先姦後娶是確確實實有可能發生的事情。不管MP還是誰的個人意見怎樣,這是鐵一般的事實。現在火箭怎樣?shoot夠人家拿了光環,是不是要反對實實在在的回教法?MP又很高招,他面對林神不斷的隔空討伐,就問他:『我只是在引用回教法庭的律法,你就一直shoot我。醬你要講清楚,你現在是不是反對這回教法庭下的法律?』高招,之後媒體沒了後文,林神估計是沒回應了。因為無論他回答是或不是,都開罪回撚和非回撚的。整班仆街。



            最近還爆出火箭議員和馬來妹的親密照。神君去年出席黃5嘉年華時就近距離見到火箭馬來妹的真身。其奶之大,神君嘆為觀止,回家意淫數日之久。這些,就叫做開明馬來妹子咯,沒包頭,肯喝酒,可以濕吻,應該還包括啪啪啪,是為馬國開明化的偉大先鋒。可惜我們馬國的人民,除了是一群蠢逼,還是一群道德撚;他們不要求能幹的政治人物,只要求道德完美的聖人。回撚嚮往聖人,神君不怪他們,問題是怎麼華豬也是這樣的款?蔡CD上酒店叫女又怎樣犯著你們了?沒牽涉到公眾利益,你們討伐條撚?AV男神啪啪啪拍成video放上博,為什麼會成為報章頭條,社會課題?川普大帝玩過的女人,分分鐘還多過你一生中認識的女人,為什麼他能當上美國總統?因為美國人專注在美國公民利益、經濟、恐怖分子肆虐、難民課題,而不是川普大帝的個人道德啊!川普大帝有能力settle美國的爛攤子,誰得空理他屌過多少女?馬國屁民幾時才學會這一點?







            講到都心累。That’s why本君停止寫馬國政治,寫來浪費時間。BTW,神君以前常看電影電視劇裡的女星,胸部都很大,從小就認為『成人女人的胸部就應該這樣大的』。可是上了中學、大學,發現身邊妹子十個里面只有一個大奶,中學時就以為還沒發育完,還有增長機會;可是現在這階段看起來,嗯,看來就是這樣,不會再發育了。想起馬國是全世界女性胸部大小排名倒數第二,就悲從中來,無語問蒼天。憶起火箭馬來妹子奶大有感。




***EDIT:說起停止寫政治評論,翻回去以前FB專業寫的政治文章,那時候寫一篇文章可以惹來上千讀者關注和狂share,不得不說那種感覺很爽,也很懷念那種感覺。






2017年4月15日星期六

大學教懂神君的事番外篇




           上星期,武俠小說家黃易去世了。神君只記得小時候看TVB的《覆雨翻雲》電視劇,深深著迷裏頭的劇情和人物,長大後才發現原來是改編自小說;再看小說,才發現故事被改了那麽多,很多情欲情節都被剪掉了。最近把《覆雨翻雲》小說挖出來看,直呼過癮,原來這幾年一直覺得內心世界缺了什麽,就是好好的看武俠小說。



            距離上一次看武俠小說,應該是四年前的事了。很久沒有看,主要是神君看小說,是需要『閑情』,一種悠閑、平靜的心境。黃易走了,金庸也年事已高,據說武俠小說自從金庸、古龍、溫瑞安的時代之後,網絡上湧現的盡是『古代玄幻小說,再無武俠。神君一直以來都很佩服武俠小說家,因為寫一部武俠小說,裡頭可是涵蓋了歷史、地理、星象學、中醫、八卦,各種各樣的學問,沒有一定知識淵博的層度,真的很難配上『武俠小說家』的名號。神君自中二年代開始就接觸了武俠小說,所以那時打從心裡就看不起橫掃中學生市場的什麼紅蜻蜓系列,因為那些紅蜻蜓的層次根本沾不到武俠小說的邊









            看到《覆雨翻雲》裡的浪翻雲,因為愛妻惜惜死了後,終日對著洞庭湖鬱鬱不歡,從威震江湖的黑道十大高手,墮落到被後輩看不起的夕陽牧人,更對身邊一切美色毫無興趣。不禁感慨,從前神君不久嚮往成為這樣的人物嗎?一生只愛一人,月色下,與美人共划一艘小舟,在湖面中央,美人在旁奏琴,我在一旁欣賞滿天星斗之美,兩人就這樣靜靜度過美好的夜晚。以前年輕時就是有這麼浪漫,又可笑的想法,現在讀回武俠小說才回想起來。更可笑的是,神君長大後嚮往的,已是Dan Bilzerian的土豪路線。。。。



            神君在大學躍身男神級別後,才明白怎麼一些條件明明很好的美女,很久卻沒有另一半。主要原因是:我們條件這麼好,一定要慢慢挑個『配得上』自己的另一半,而不是隨便選一個,白白浪費了自己這麼好的條件。不是吹牛,我是說真的,以我的形象和條件,隨便找個長相不美,從小到大沒有戀愛過,dry了很久的女生拍拖,以我的撩妹功力,根本不是問題。可是重點是,在大學裡拍拖,同時也在做一件非常吃虧的事情——斷了自己market。是的,在大學人際網稍微強一點的話,你隨便和一個妹子拖手仔,就算沒在面書發布戀情,都會很快被傳開來的。若是玩short-term中出即飛,理論上是沒問題,可是謠言可畏,懷了自己名聲,到最後吃虧的還是自己。



            所以在大學,形象是很重要的。神君所謂的形象,不是整天在面書發正能量文,擺出一副自命清高的模樣,這招在成人世界基本上已經不work了。神君說的image building,是錯覺管理學。簡稱,你厲不厲害,不重要;最重要是,讓別人覺得你很厲害。你以為我彈琴真的很厲害?你當大學裡面音樂系的學生都是死的?那些鋼琴八級的學生都不存在?非也,琴藝在神君之上的大有人在,只是神君潛修市場行銷學,比一般人更加懂得如何為自己塑造形象,推銷自己。『一本書怎樣再好,如果它只是放在圖書館的角落佈滿灰塵,沒人去打開它來閱讀,它就只能永遠被藏在書架角落裡。』『讓別人以為你有做事,比真正做事還重要得多。就像政治人物一樣。』有時候前輩的一兩句話,影響神君深遠,分分鐘幫我塑造了伴隨多年的價值觀。



            神君認為,大學裡的講師多半都有病。他們常常和學生分享以前修讀博士的心路歷程,講到最後總擺出一副『你看老子在人生成功了』的模樣,之後對還活在小學生思維的大學生洗腦,說你們完成學士後,一定要繼續修讀碩士,再完成博士,這樣你工作薪水才會高,社會才會尊敬你。。。WTF. 如果學位高低決定收入的話,那樣最有錢,開奔士的都應該是大學講師,但事實不是。在社會要人尊敬你,就得有錢,這些都是弱肉強食的現實世界裡的硬道理。過年回鄉,你跟親戚說,老子考了博士。親戚會哇一聲。哇完之後,他們繼續問你:『那你一個月賺多少?』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大學生活在小學生思維是最恐怖的。他們不懂得變通,以為世界非黑即白,還像小孩紙那樣『我不喜歡政治』啦,覺得考個4.0出去就盡報父母恩,從此就能平步青雲。真的,我完全不敢想像這些人畢業後,怎樣面對這現實的世界。如果『邪不能勝正』,就不會有希特勒屠殺幾百萬猶太人,大躍進餓死幾千萬中國人,日本軍血洗東亞的歷史發生。這些事件裡,誰是正,誰是邪?正邪重要,還是勝負重要?你說『不是不報,時辰未到』,報你老母,這些都是當施害者無法無天,給受害者心裡感覺良好的雞湯詞句。除了心裡感覺良好,That’s all,沒了。施害者會繼續害人,受害者繼續對老天喊報應未到。根本就沒有邪不能勝正的屁道理。財富豐厚,有勢力,拳頭硬才是道理。可惜,很多人就是看不透,在現實世界裡任由人宰割,再看腦殘TVB電視劇裡劇情式的『正義終究能戰勝邪惡』來自慰。。。。







2017年4月5日星期三

神君的音樂世界




    這期來談神君的音樂世界。許多人都問神君,當初是什么原因讓我去學鋼琴?其實小時候,神君對音樂是有點厭惡的,主要原因是小學有一堂『樂理』課,每個星期只會教拍子和吹笛子這些無聊的東西,所以也讓神君對『音樂』產生了反感的情緒。對,神君并不像那些什么神童,一生下來五歲就會彈貝多芬彈到youtube點擊率破千萬的,沒有,神君小時候只是讀書嗨一個,沒有什么天分可言的。



    事情直到中三時代。那時神君時不時都會參加一些青少年勵志營什么的,有一次才藝表演,要演戲(以前就是做特別多這些傻嗨東西)神君的其中一位女組員(蠻正的,現在不懂去了哪里),獻議她要在某個情節彈琴。一開始神君不以為然,心想,哦,就只是彈琴,OK。直到我們上台了,輪到女組員的part,她坐在台邊的黑色鋼琴前,優雅的掀開琴蓋,彈起了《說好的幸福呢》的前奏。



   她一彈起前奏,不得了了,每段旋律都優雅的融進我的骨髓里,從頭到腳;雖然只是簡單的前奏,不會讓人震莖,不過我站在台上,聽得全身都醉了。心里第一個想法是:原來音樂就是這樣誕生,有一架鋼琴,我也能玩音樂!第二個想法是:鋼琴聲實在是太優美了,我耗盡青春的年華,也要把鋼琴學好。總結來說,我可以說是那個moment,那個女孩,點燃了我要學鋼琴的決心。






   營結束后回到家,興致勃勃的和娘親分享想學鋼琴的念頭。可是問題來了:每個月近百的鋼琴課學費,以神君家里的經濟狀況,不是說給不起,而是爹娘需要省吃儉用省到夠夠力,每個月才能多出一百來給我交學費。神君當時雖處叛逆期,但還算會為爹娘著想,不會吵著哭鬧要學費去學(神君是極度鄙視那些家里窮光蛋,卻還吵著要讀私立大學,父母本身錢都不怎么夠用了還要硬硬供你學費。生塊叉燒都好過生這些敗家的),下了一個晴天霹靂的決定:本君不去鋼琴課。本君自學。



    可是moon題又來了。家里沒鋼琴,學條淋?于是到處去做survey,發現一架鋼琴價格也不便宜,到最后慢慢才發現keyboard這東西。那時買了一架最便宜的keyboard,馬幣三百,根本不懂什么牌子,音色很爛,手感很差,但對當時極度渴望學鋼琴的神君來說,這已經很滿足了。買回去時,什么淋都不會,剛好keyboard本身有一首《甜蜜蜜》右手的教程,神君就跟著教程,一個一個key慢慢彈出來。過了幾天,神君能記住了所有key,就一次過用右手彈出《甜蜜蜜》。剛好娘親從房門外經過,聽見了,指著我,TOTALLY MARKED OUT,對我哥哥說:『你看他多聰明!』



    這段故事,神君在去年到理大面試音樂系時,分享了給眾面試官。



   『我娘當時的表情,就像發現家里埋藏十多年的寶藏一樣,我永遠都會記住那個表情!』



   『每當手指敲擊琴鍵,琴聲優雅的奏起,我閉上眼睛,在夜晚里,就像沉浸在萬年不朽的銀河里,全世界都沉浸下來,只有我的琴聲在漂浮著。』



   到最后眾面試官聽故事都聽得醉了,搶著錄取我,結果我卻沒鳥他們,跑去現在這鳥不生蛋的懶覺大學。



    所以再一次結論,神君是因為那個女孩,啟發了我學鋼琴,但不是『為了』那個女孩而學鋼琴。不過倒有一次,是為了一個女孩而學彈一首歌,雖然最后沒彈得成。以前的世界就是那么天真,以為花上幾個月學彈一首歌,之后在女孩面前彈完告白,女孩就會很感動接受我,從此過著王子與公主般幸福的生活。我以前怎么會天真成那樣?



    學了鋼琴不久,就接觸了YoutubeJason Piano的音樂。他總能將許多流行歌,彈奏成非常抒情的版本,神君學鋼琴初期,就愛上了他的音樂。Jason Piano出道時的音樂如《遇見》、《突然好想你》、《你不知道的事》、《蒲公英的約定》,《知足》高音key + 變調,非常有意境。神君那時常常等家人都睡了,就開著客廳的白燈,獨自坐在沙發上,戴著耳機聽Jason Piano的音樂。



    閉上眼睛,靜靜感受敲擊靈魂的琴聲,有如夜空中劃過的一道流星那樣清脆,猶如天上繁星孤獨的傾述,又如世間萬物沉睡的搖籃曲。



    我不懂,為什么中四時代時那么的有意境,整個世界都充滿憧憬,整個心境都很浪漫。



    去年Jason Piano有了名氣,出版了第一張CD。神君買了來聽,發現風格大不如前,少了很多味道。以下是神君青春時代經常陶醉的鋼琴曲,眾看官可以開來聽聽:
















   另一組神君年輕時灰常喜歡的音樂團體,就是The Pianoguys。雖然他們的名字叫The Pianoguys,不過絕大多數的音樂都是Cello + Piano兩人組合作,有種感覺Cello已經變成了主角。The PianoguysYoutube爆紅的最大原因,除了音樂本身的素質,就是他們拍攝的風景夸張的美,絕對是視覺與聽覺的享受。












    下一位就是薩克士風大神Kenny  G。也是中四時代,有一次借朋友的pendrive來過A片,發現到里面有長長的songlist,其中一堆是Kenny G。那時不懂Kenny G是么水,只覺得名字有夠特別,于是開來聽——不得了了,沉浸在猶如婚禮的浪漫氣氛里,整個人坐在電腦前立刻醉掉。其中最喜歡的,是經典中的經典 <The Moment>。此曲一響起,是喚起了神君青春時代多少美好的回憶啊。










    還有這位地球上最帥的Acoutic Guitar手,來自韓國的Sungha Jung,每位學吉他的朋友一定知道他是誰。雖然Sungha Jung的音樂風格不像前面那些這么浪漫,可是如某些人所言,Sungha Jung can makes the guitar sing。一把吉他,六根弦,他可以演繹得如此精湛,而且還是96年出生,除了神級吉他手,本君想不到其他形容詞了。在大學宿舍,最喜歡開Sungha Jungguitar cover,清脆的吉他聲不停敲擊耳膜,爽快。













    神君是一個不喜歡追連續劇的人(不管是港劇韓劇美劇),因為覺得很浪費時間,最重要是我沒那個耐性追。大學的人都問神君,你又不追戲,又不打機,在宿舍里面都做什么淋?神君表示,除了看WWEAV,其他時間通常都在聽音樂。畢竟我是個比較會享受音樂的人,我可以整個小時在電腦面前,什么都不做,就專注聽Sungha Jung的音樂。有沒有發現,以上神君喜歡的音樂家,都是以instrumental著名,而非歌手?是因為神君覺得有時人的『歌聲』太煩,反而單純instrumental的音樂,就顯得比較清新悅耳,就像繁華都市噪音里的一股清流一樣。



    鋼琴學成歸來之后,接下來想學的樂器就是爵士鼓和薩克士風。感覺上爵士鼓這么激烈的玩意兒,要乘年輕學;薩克士風不用說了,完全受Kenny G 的浪漫風格影響,以后肯定要吹到夠夠力。可是上了大學后,基于經濟和樂器大小考量,只買了一把吉他丟在宿舍里。不懂做莫,對著吉他,總是沒有一股要學好的desire,丟在墻角很少拿出來玩。



    對音樂以后會做的事,除了學好想學的樂器,就是擁有一個私人studio,得空就召集音樂愛好kaki一起jamming;最重要就是擁有一個華麗的三角鋼琴,置在一個華麗的大廳中央里,任君彈奏;出席Kenny G, The PianoguysSungha Jung的演奏會。音樂以外的事,就是寫書,打敗紅蜻蜓和九把刀,讓死氣沉沉的馬國華文書市場殺出一條血路;親身飛去美國參與Wrestlemania,收集所有心水摔角手的衣服和冠軍腰帶。擁有一個有格調私人圖書館,還有屌盡天下嫩模正妹,這些都是在我踏上土豪之路后,一定會做的事。我不會說這是『夢想』,因為夢想一詞被濫用,充滿悲情,毫無生氣可言。還有你沒發現那些整天把『夢想』掛在嘴邊的人,好像都只會想,一輩子就這樣想著過的嗎?



    不過倒是有一件事,神君必須要將之列為『夢想』,因為做不做的成,不在神君的完全掌控之中。這事就是,和一個女孩dual piano,二人彈奏下面這首<First Love>。自從2012年神君第一次聽到這首鋼琴曲以來,這首曲就在神君心里有了個殿堂級的位置,在我心里,至今都沒有任何一首鋼琴曲能打敗它。譜是有了,but,會彈琴的妹子還沒找到。一直在想,那身份依然是迷的神人,到底是什么樣的心境,才能作出如此浪漫意境的鋼琴曲?